个别地方举债兴建豪华办公大楼
2020-06-01 16:15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其实,对于地方债务的风险评估,一些地方已走在了前列。2012年广州市审计局,就根据当地人大赋予的职能对本地债务进行过相关审计,结果显示,截至2011年年末广州市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的总体债务率为69.49%,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的总体偿债率为15.45%,均低于国际公认的100%债务率和20%的偿债率的警戒线标准,风险总体可控。也只有让负债的地方政府知道债务风险现状,以及可能面临的种种危机,才是遏止他们继续“背债务虱子”的前提。

审计署日前发布地方政府本级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公告显示,36个地区2012年年底债务余额共计3.85万亿元,比2010年增加4409.81亿元,增长了12.94%。专家认为,目前一些地方政府靠举债出政绩、大肆借钱融资的做法较为普遍,这也直接导致了地方政府债务规模增加,偿债压力和债务风险逐渐加大。有专家认为,一些地方政府官员为了政绩透支未来,大举借债就像虱子多了不怕咬。(《人民日报海外版》6月12日)

当然,最根本的“捉虱子”的方式还是打消一些地方政府的政绩冲动。个别地方政府大举举债,部分用到了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上,但并不排除有部分被挪用到了政府形象工程上。个别地方举债兴建豪华办公大楼,动辄数千万上亿资金就是这样的典型。个别地方政府“举债度日”,不是为民生而是用于“三公消费”,用来透支高昂的“养人成本”(机构臃肿等)等。只有真正改变不当的政绩考核方式,让地方官员摆脱“形象工程思维”,让政府借债更多地受到公众、人大、审计等方方面面的监督,才能逐步“剥离”越来越多的债务“虱子”。

在笔者看来,首先应该让地方政府知道“痛痒”。应该由中央有关机关牵头组织一次全国性地方债务风险评估,对于各地债务总额予以进一步厘清,并结合地方经济发展状况、偿债能力等进行一次科学精细的测算。如果一些地区所借贷债务额度处于可控水平则罢,经测算分析处于“危险”期或可能引发其他不良后果,就应该对这类超额度借贷风险发出警告。

其二,对于事实上逐年增长的地方债务,中央有关部委应有所作为。可以设置一个风险底线,从借贷政策或经济政策方面予以调控和制约;可以通过中央银行,采取金融手段或金融政策,收缩地方债务额度,逐步缩减地方各级银行给政府放贷的权限等。

一些地方政府连年举债,债务数量极为庞大,却还要继续“举债”,就像新闻报道中提到的那样已经到了“虱子多了不怕咬”的地步。然而,巨额的债务之下一些地方政府真的不怕“咬”吗?当然不是,所谓“不怕咬”只不过是对“问题”的拖延,有百害而无一利。那么该怎样解决这一问题呢?

其三,严格政府举债程序,加强对融资平台公司的监管,增加举债难度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wumengou.cn金沙棋牌9527_金沙棋牌9527com_9527金沙棋牌安卓版下载_9527棋牌游戏下载中心版权所有